您的位置: 首頁 >文學 > 都市 > 正文

致敬青春寧波一青年打造地下車庫心靈書屋

2020-05-06 10:30:24來源:

近日,寧波一文藝青年利用全民居家時光,將6平方米的老小區車棚,一手改造成心目中理想的“地下絲絨書房”(簡稱“地下書房”),分享私人藏書及絕版讀物,供更多熱愛文學的讀者閱讀。“在這個特殊時期,我愿讓這個小小的空間成為更多人的心靈庇護所,陪伴這座城市里的陌生人翻越閱讀的山丘,走過人生的低谷。”王鯨嶼說。

東海社區是寧波頗有年代感的老小區,每戶人家都配有一個低矮的小車棚,在那個年代,自行車才是挨家挨戶的標配。有幾戶由于朝向問題,車棚里還比較潮。鯨嶼領記者到她家的小車棚,暖黃色的小燈映襯著明黃色的大門和“地下書房”門牌,手工制作的展板上是用字母拼湊的“歡迎光臨”和開放時間,伴隨著門邊一串滿天星霓虹燈在鋁制貝殼里一閃一閃,恍如走進了一個小眾復古的小酒吧。

王鯨嶼的“地下書房” 受訪者供圖

“地下書房”,一個狹長的小空間,站得筆挺的書,背景樂輕聲細語,豐富得像一座小島。從蘇珊.桑坦格到伍爾夫,從黑塞到波拉尼奧,未拆封的新書、去港澳臺旅游淘來的二手書、全套的絕版雜志詩歌集……被作家畫像和電影海報包圍著,被封面柔軟得像絲絨的書包圍著,一下子忘了置身于何處。

鯨嶼說,粗略算算大概有五六百冊書籍,都是工作后的這幾年陸陸續續買的,有時在實體店看到一本裝幀精美的書就會買,或是去一些獨立書店,也會支持一下買幾本,前后也花了10多萬,但改造這個“地下書房”,也不過花了一兩千塊錢。

老竹椅是拆遷區淘的,小圓桌上的插花是路上采摘的,鏡子里的黃香蕉是自己畫的,致敬喜歡的“地下絲絨樂隊”,把詩歌抄寫在鏡子上,“這樣照鏡子的時候,看見了自己還有心中的詩。”鯨嶼說。

時間拉回到2020年春節,“新冠”病毒肆虐,舉國“居家”抗疫。在年前就辦理了離職的鯨嶼原打算趁著過年,投投簡歷找找新工作。怎想一天接一天,日子像翻書。在家快要“憋出病來”的鯨嶼天天尋思著,不能頹,得找點事做。

開個書店,是她的心愿。鯨嶼曾在微博上敲下這么一行字,花 1000 塊錢,把一個小小舊舊的車棚改造成一個地下的閱讀空間,里面有音樂、有書籍,有一天,這個破破舊舊的小車棚能別有一番復古風味,發揮它的余熱陪我走過人生的低谷。“改造地下書房的愿望越來越強烈,想抓住這段閑暇時光付諸行動,打造一個有意思的空間,書、老物件和人產生的奇遇,妙不可言……”鯨嶼說。

過了幾天,她就真的開始收拾起車棚。收廢品的師傅見了,說:“你這個車棚可以啊,收拾的那么好干嘛?都可以住人了!”鯨嶼心想著,不僅可以住人,還能做更多有意思的事情啊!

“首先,量了一下車棚的大小,大概有 6 個平方。”鯨嶼自嘲,“也不知道準不準確,但不久前,我看過一本三谷龍二一本叫《10 公分》的書,作者開了一家叫 10 公分的藝廊(雜貨鋪),十平米左右的小店,小小的也足夠了。那我這6平方不是也可以打造成一個好玩的空間么?心想著可不能浪費這每一寸地方……”晚上趁激情還沒褪去,鯨嶼拉上先生組裝書架,一直勞作到夜里十點被鄰居敲門喊停,才罷休。

書屋一角 受訪者供圖

“地下書房”,一個狹長的小空間,站得筆挺的書,背景樂輕聲細語,豐富得像一座小島。從蘇珊.桑坦格到伍爾夫,從黑塞到波拉尼奧,未拆封的新書、去港澳臺旅游淘來的二手書、全套的絕版雜志詩歌集……被作家畫像和電影海報包圍著,被封面柔軟得像絲絨的書包圍著,一下子忘了置身于何處。

鯨嶼說,粗略算算大概有五六百冊書籍,都是工作后的這幾年陸陸續續買的,有時在實體店看到一本裝幀精美的書就會買,或是去一些獨立書店,也會支持一下買幾本,前后也花了10多萬,但改造這個“地下書房”,也不過花了一兩千塊錢。

老竹椅是拆遷區淘的,小圓桌上的插花是路上采摘的,鏡子里的黃香蕉是自己畫的,致敬喜歡的“地下絲絨樂隊”,把詩歌抄寫在鏡子上,“這樣照鏡子的時候,看見了自己還有心中的詩。”鯨嶼說。

時間拉回到2020年春節,“新冠”病毒肆虐,舉國“居家”抗疫。在年前就辦理了離職的鯨嶼原打算趁著過年,投投簡歷找找新工作。怎想一天接一天,日子像翻書。在家快要“憋出病來”的鯨嶼天天尋思著,不能頹,得找點事做。

開個書店,是她的心愿。鯨嶼曾在微博上敲下這么一行字,花 1000 塊錢,把一個小小舊舊的車棚改造成一個地下的閱讀空間,里面有音樂、有書籍,有一天,這個破破舊舊的小車棚能別有一番復古風味,發揮它的余熱陪我走過人生的低谷。“改造地下書房的愿望越來越強烈,想抓住這段閑暇時光付諸行動,打造一個有意思的空間,書、老物件和人產生的奇遇,妙不可言……”鯨嶼說。

過了幾天,她就真的開始收拾起車棚。收廢品的師傅見了,說:“你這個車棚可以啊,收拾的那么好干嘛?都可以住人了!”鯨嶼心想著,不僅可以住人,還能做更多有意思的事情啊!

“首先,量了一下車棚的大小,大概有 6 個平方。”鯨嶼自嘲,“也不知道準不準確,但不久前,我看過一本三谷龍二一本叫《10 公分》的書,作者開了一家叫 10 公分的藝廊(雜貨鋪),十平米左右的小店,小小的也足夠了。那我這6平方不是也可以打造成一個好玩的空間么?心想著可不能浪費這每一寸地方……”晚上趁激情還沒褪去,鯨嶼拉上先生組裝書架,一直勞作到夜里十點被鄰居敲門喊停,才罷休。

王鯨嶼希望“地下書屋”成為更多人的心靈庇護所。 受訪者供圖

鯨嶼說,因為這個小小的地下書房,結緣了許多愛書人士,有內蒙古的讀友相隔千里交流文學,有法國海歸青年慕名而來交流書籍出版,有書籍史學者登門交流域外漢學,還有一位熱愛閱讀的護士贊許鯨嶼熱切追求文學夢,說要抱著寶寶來參觀……近期,鯨嶼還將策劃一個以詩歌為主題的展覽,展覽好朋友阿頸寫的詩歌。

來源:中國作家網

相關閱讀

  • 國內
  • 社會
  • 財經
  • 娛樂
  • 文學
  • 粵港澳
  • 大都市
推薦閱讀
魔方娱乐电玩城